香港赛马会资料 主页 > 香港赛马会资料 >

斯达股份IPO获反馈:是否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费

发布时间:2019-10-14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资本邦讯,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达股份”)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要求文件反馈意见。

  1、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由自然人沈华一人出资。沈华未能按照公司章程规定在营业执照颁发之日起3个月内交付首期出资;最后一期注册资本缴纳超出公司章程规定的五年时间。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设立是否符合当时有效的外商投资、外汇管理等相关规定;(2)沈华出资的资金来源,以实物出资是否履行合法的评估、产权转移等手续,是否存在出资不实或虚假出资情形;出资资产是否来源于境内,是否构成返程投资并履行备案程序;(3)250万美元出资资金系沈华对外的借款,是否存在股权代持;(4)公司章程修改注册资本缴足时间、货币与实物出资比例等事项是否符合外商投资企业的相关管理规定,相关程序是否合规;(5)未按规定缴足出资是否可能受到行政处罚,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行为。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关于增资与股权转让。2010年以来,公司3次增资和5次股权转让。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历次增资或股权转让的原因及合理性、价格及定价依据、增资或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税收缴纳等情况,是否履行公司决策和有权机关核准程序,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委托持股、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2)2014年后引入的新股东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或其他业务往来,其所投资的企业是否为公司主要供应商、客户,是否存在采购、销售交易或其他往来,公司的业务拓展是否依赖新股东,是否存在对赌协议;部分股东后续退出的原因,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3)员工持股平台富瑞德投资中员工入股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代持;由龚央娜担任富瑞德投资执行合伙人的原因,其与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亲属关系;(4)自然人股东戴志展、汤艺作为核心技术人员未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持有股份的原因,详细说明两人的基本履历和对外投资情况,是否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5)公司现有股东是否为适格股东、是否存在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或一致行动关系,与公司及其相关方之间是否存在对赌协议等特殊协议或安排,本次发行中介机构负责人及其签字人员是否间接持有公司股份。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实际控制人沈华、胡畏夫妇均拥有美国国籍,两人于201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斯达控股,斯达控股持有公司控股股东香港斯达100%股权。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沈华、胡畏加入美国国籍的时间,公司的控股权由沈华转移给香港斯达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规避监管的情形;(2)境外多层股权架构的合理性、持股是否真实、香港斯达受让公司股权的资金来源,沈华、胡畏设立斯达控股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是否有各种影响控股权的约定;(3)公司外资持股比例是否符合外商投资准入的相关规定。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4、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及其子公司拥有的专利权共92项。公司实际控制人及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曾任职于英飞凌、美国国际整流器公司等竞争对手。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专利技术的形成过程、取得方式,各专利发明人与公司的关系,是否存在权属纠纷;如为受让取得,证监会要求说明该专利对公司的重要程度、取得时间,出让方的基本情况,与公司及相关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相关转让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2)公司自主生产芯片所使用的技术与外购芯片是否相同或相似,有无侵犯外购芯片知识产权的情形,是否存在法律纠纷或潜在纠纷;(3)结合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的履历,说明曾任职于竞争对手的人员是否存在竞业禁止协议,在公司任职期间的研究项目、申证监会要求的专利是否与原工作内容相关,是否侵犯原单位知识产权,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5、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就公司社会保障具体执行情况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发表核查意见,并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对公司是否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以及如足额缴纳对经营业绩的影响进行分析说明,是否存在因违反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相关法律法规而受到处罚的情形。公司在册员工的变动情况,包括员工人数、结构、职工薪酬的变动,该等变动与公司业务发展及业绩变动是否一致。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就公司报告期内劳务派遣用工的合法性发表意见。

  6、浙江兴得利持有公司子公司上海道之0.50%股权,浙江兴得利同时持有公司24.41%股权。陈幼兴持有浙江兴得利100%股权,并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陈幼兴与公司间接共同设立子公司,是否经过股东大会同意,陈幼兴控制的其他企业的经营情况,是否与公司存在相同或相似、上下游业务关系,是否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形;(2)浙江兴得利并非公司控股股东,报告期内多次为公司借款提供担保并为公司提供无息借款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是否支付相关费用,是否存在特殊利益安排。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7、公司子公司斯达欧洲另一名股东PeterFrey持有30%股权。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PeterFrey的基本情况、入股原因、近五年履历;PeterFrey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亲属关系;PeterFrey持有斯达欧洲的股权是否存在委托持股、信托持股等情形。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8、报告期内,公司最近一年及一期业绩增长迅猛,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较快,销售净利率逐年提高,公司销售净利率为4.69%、6.36%、11.40%和14.15%,同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波动较大。证监会要求公司结合行业发展情况、行业发展趋势、公司所处的竞争地位及市场占有率情况、公司自身生产经营状况、净利润与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差异情况补充说明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的原因,补充说明报告期收入变动和净利润变动的匹配性,进而补充说明报告期内业绩增长的合理性,销售净利率较高的合理性,补充分析持续盈利能力。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9、公司主营业务是以IGB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的设计、研发、生产,并以IGBT模块形式对外实现销售。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产品的最终运用领域,产品的市场容量;补充说明公司在产业链中所处的环节、在产业链中所处的竞争地位,排名数据的来源及权威性;补充说明公司与竞争对手的营业收入、净利润的对比情况,补充说明引用数据的来源、数据的准确性和权威性、是否公开;结合以上情况补充说明公司是否具有持续盈利能力。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0、公司主要采取直销的方式进行销售,直销的主要业务流程为:客户开发——产品测试——小批量试用——大批量稳定销售。证监会要求公司分别补充披露国内、国外销售中直销收入和经销收入的金额及比例;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境内、外销售主要客户(分为直销客户、经销客户)的基本情况(包括股权结构),报告期内客户采购公司产品用途的具体情况(即公司产品终端运用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终端运用领域、产品名称、型号、作用、运行情况等);公司境内、外销售主要客户构成是否发生变化及变化原因,主要客户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1、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之一VishayIntertechnology同时系公司的供应商,同时,公司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为公司直接竞争对手。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客户同时为供应商的具体情况,发生原因及合理性;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为公司直接竞争对手的具体情况,发生原因及合理性;上述情况对公司业务完整性和独立性的影响。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情况并发表意见。

  12、公司目前主要产品为IGBT模块,原材料包括IGBT芯片、快恢复二极管等其他半导体芯片、DBC板、散热基板等。对于IGBT芯片及快恢复二极管芯片,公司采取Fabless模式,从而能够专注于芯片设计并加快芯片开发速度。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Fabless模式”的具体含义;补充披露产品生产环节(注明外协加工的环节);分别披露报告期内原材料采购、外协加工的总体情况,补充披露外协加工程度,对公司是否具有完整的生产能力的影响;分别披露报告期内原材料采购、外协加工前五名供应商情况。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3、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8.82%、28.72%、30.55%和31.09%,《招股说明书》对毛利率的说明和解释较为简略。(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对主要客户销售产品的毛利率变化情况,不同模块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着重分析毛利率逐年上升的产品毛利率上升的合理性,毛利率逐年下降的产品毛利率下降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产品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和同一产品不同会计期间毛利率波动的原因。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说明公司毛利率的合理性和线)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可比上市公司产品及用途与公司产品的可比性,补充分析公司毛利率远高于可比上市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可比公司选择的恰当性,公司与可比公司毛利率差异的合理性。

  14、公司期间费用率较低。(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期间费用率较低的合理性。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2)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各项期间费用的百分比构成情况,依次补充披露各项期间费用中大额期间费用的具体内容,报告期内各期变动的原因;补充说明各项期间费用的会计核算方法,费用控制情况。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核查公司期间费用核算的完整性,说明各项期间费用与生产经营活动的匹配性。(3)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结合公司设立以来股权演变情况说明报告期内股权变动(包括发行新股或转让股份)是否适用《企业会计准则——股份支付》。

  15、公司未计提预计负债,但公司的产品对所应用产品的安全性起着关键作用。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退货、换货、索赔、保修的具体情况,未计提预计负债的原因。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6、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递延收益余额分别为5,548.97万元、9,237.24万元、9,319.94万元和9,825.26万元。(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项政府补助资金的内容、金额、取得依据和到账时间,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和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的划分依据,相应的会计处理,公司经营成果对政府补助是否存在严重依赖(如是,补充披露相关风险);重点说明大额政府补助未计入当期损益而递延的原因。(2)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公司律师核查政府补助的线)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政府补助会计处理的合规性,公司经营成果对政府补助是否存在重大依赖。

  17、公司应收票据均为银行承兑汇票,2015年末、2016年末、广西—东盟经开区:凝心聚力推动纪检监察工作,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应收票据分别为3,772.69万元、4,386.62万元、5,099.67万元和9,797.29万元。(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银行承兑汇票的情况及变化原因,补充说明是否存在放宽条件接受商业承兑汇票而增加收入的情形,是否存在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的情形。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2)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票据背书和贴现对追索权的约定情况,相关会计处理情况;补充说明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应收票据因出票人无力履约而转为应收账款的情况。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8、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4.26%、44.51%、32.74%和54.35%。(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对主要客户的相关信用政策的具体情况,补充说明主要客户和新增客户的信用政策是否有不同,信用政策在报告期内是否发生变更,是否存在放宽信用期限的情况。(2)结合主要产品报告期内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补充分析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增速较快的原因。(3)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应收账款的账龄确定方法,计提坏帐准备的具体步骤;补充说明报告期内核销应收账款的情况,坏帐准备计提比例的确定依据,与可比上市公司坏账准备计提政策相比是否不谨慎,对应收账款减值的测试情况。(4)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对上述情况进行核查,并对公司报告期内各期末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坏账准备计提是否谨慎发表明确意见。

  19、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存货分别为9,932.61万元、7,585.41万元、11,687.30万元和11,938.31万元,存货金额较大。(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存货各项目的具体构成,各项目的核算方法(包括入账价值的确定依据),报告期内变化的原因;补充说明申报期内存货相关成本归集和分配的过程中是否包含与上述项目无关的支出;(2)公司采取Fabless生产模式。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期末原材料余额较大、固定资产金额较大是否与Fabless生产模式的“轻资产”特点相符合;(3)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期末对存货可变现净值的测试情况(说明测试方法与过程),可变现净值的确定方法,是否充分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各年末的存货盘点情况和盘点结论(对于发出商品、委托加工物资的盘点情况,对于异地存货的盘点具体情况,证监会要求予以重点说明),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说明对存货监盘的具体情况;(5)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对上述情况进行核查,并对公司报告期内各期末存货是否真实、准确、完整,跌价准备计提是否谨慎发表明确意见。

  20、2018年6月末,公司固定资产成新率为64.22%,且固定资产装修科目原值为612.49万元。证监会要求公司分别补充说明固定资产主要项目的具体内容,报告期内变化的原因,固定资产入账价值的确定依据,是否混入其他支出,固定资产累计折旧年限的确定依据,固定资产是否发生闲置、废弃、毁损和减值。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核查公司报告期内各期末固定资产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报告期内固定资产核算是否合规。

  21、2016年5月,公司全资子公司斯达微电子将所持浙江道之100%股权计5,000万元(其中尚未出资3,750万元)出资额以5,222,435.14元的价格转让给叶氏针织;2017年9月,公司吸收合并全资子公司斯达微电子。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转让浙江道之、吸收合并斯达微电子的原因与合理性,浙江道之、斯达微电子报告期是否受到行政处罚、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2)转让浙江道之是否为双方真实意思,是否存在代持;说明股权转让定价依据,是否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叶氏针织的基本情况,与公司及其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亲属关系;(3)转让前浙江道之将生产经营相关资产转移至浙江谷蓝的原因及合理性,与叶氏针织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招股说明书披露“浙江道之无实质业务”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误导;(4)浙江道之目前的经营情况,与公司是否存在交易或业务往来,是否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或调节利润的情形。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2、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说明并补充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及其近亲属对外投资的企业情况,包括从事的实际业务、主要产品、基本财务状况、住所、股权结构,以及实际控制人及其背景情况等;公司与前述企业报告期内的交易情况、决策程序是否合规及定价是否公允。与前述企业之间存在相同、相似业务的,应说明该等情形是否构成同业竞争或利益冲突;存在上下游业务的,应对该事项对公司独立性的影响程度发表意见。

  23、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是否存在注销或转让关联方的情形,如存在,证监会要求披露关联方的基本情况、注销或转让原因、是否存在因重大违法违规而注销或转让的情形,相关转让是否真实,注销程序是否合规,注销或转让的关联方是否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或费用的情形,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4、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公司律师核查并补充披露公司相关业务许可资质的具体内容、有效期、取得方式及其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具体影响和重要程度,公司是否取得生产经营应当具备的全部资质,并就公司维持或再次取得相关重要资质是否存在法律风险或障碍发表明确意见,并详细说明理由。

  25、公司拥有5处土地使用权和13处房屋所有权,均已抵押;在境内外租赁9处房产。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各宗土地使用权和房产的取得时间、取得方式、各取得方式所履行的程序,是否符合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规定;(2)公司土地使用权、房产被抵押的情况,对应债权的详细信息,并说明抵押权是否可能被行使的风险。如存在,证监会要求在“风险事项”中予以披露;(3)说明租赁房产是否取得产权证书,未取得产权证书的原因、是否为合法建筑、是否涉及集体建设用地或划拨用地、是否办理租赁备案手续,公司租赁上述有瑕疵的房产是否可能受到行政处罚及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6、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律师核查并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要求公司严格按照《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第六十八条的规定补充披露近三年内的违法违规行为(不仅限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的相关情况,包括受到相关处罚的时间、事由、处罚内容、整改情况、处罚机关的认定等,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分析相关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及该等事项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违规,并对是否构成公司发行上市实质性障碍发表明确意见。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类似情况,证监会要求按照上述标准进行披露。

  27、招股说明书披露,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行业作为特殊的集成电路芯片,是能源变换与传输的核心器件,在电机节能、轨道交通、智能电网、航空航天、家用电器、汽车电子、新能源发电、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发展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同时,在“工业4.0”以及国家进口替代政策支持下,IGBT行业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国家进口替代政策的主要内容,是否涵盖公司产品,对公司未来经营的影响程度,公司境内销售是否主要依赖该政策;(2)公司产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的比例及重要性程度,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变化趋势是否对公司产生重大不利影响;(3)IGBT模块产品的核心生产工序,是芯片生产还是模块产品组装;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如何体现。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8、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生产IGBT芯片及快恢复二极管芯片。同时,报告期内公司采购IGBT芯片金额为8,382.31万元、8,206.30万元、14,091.64万元、9,302.38万元。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外购芯片的原因及合理性,外购芯片的主要采购对象,公司自主芯片在IGBT模块产品的重要程度;(2)自主芯片与外购芯片的区别、联系、功能是否可相互替代,公司是否对外购芯片尤其是进口芯片形成重大依赖,自主芯片的核心零部件是否依赖进口;(3)采用Fabless模式生产芯片的具体情况,包括过程、产能、产量、占比、技术等,招股说明书对公司业务模式、所属行业及企业名称的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误导;(4)结合公司外购芯片及自主研发设计芯片的进展情况,说明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公司的行业地位、竞争优势等披露是否真实、公司是否具备技术优势和独立开展业务的能力。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29、公司的部分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通过自主研发设计并外协生产加工。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外协加工的内容、合作模式、主要外协厂商的基本情况,是否主要为公司提供外协服务,公司对外协厂商是否形成依赖;(2)外协厂商曾经或现在是否为公司控制或与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关联关系、亲属关系,是否与公司保持独立;如存在关联关系,证监会要求说明交易价格的公允性,是否为公司代为承担成本或费用。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0、公司IGBT模块产品的主要客户群体为工业控制及电源行业、新能源行业和变频白色家电行业等。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IGBT模块产品最终应用的终端产品类别及公司产品的功能,按照各个终端产品的类别披露公司报告期内IGBT模块产品的销售收入情况;(2)公司产品属于半标准化产品,说明公司产品是否按照客户需求设计并生产,是否属于定制化产品,公司与客户是否构成外协加工关系。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1、招股说明书披露,根据IHSMarkit2017年报告,在IGBT行业内,公司2016年在全球市场份额占有率国际排名第9位,中国排名第1位,是国内IGBT行业的领军企业,成为世界排名前十中唯一一家中国企业。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1)引用数据的真实性;数据引用的来源的基本情况,数据是否公开、是否专门为本次发行上市准备、以及公司是否为此支付费用或提供帮助、是否为定制的或付费的报告、一般性网络文章或非公开资料、是否是保荐机构所在证券公司的研究部门出具的报告;(2)IHSMarkit2017年报告的来源,是否真实、权威;详细说明该报告中市场占有率的计算依据;报告期内公司市场占有率的变动情况,公司关于市场占有率的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误导;(3)公司所获荣誉、奖项的颁发部门及其性质、是否权威、是否属于行业主管部门;关于市场地位、市场占有率和竞争优势的相关表述是否真实、准确、客观,依据是否充分;证监会要求删除招股书中的广告化用语。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上述事项,并就公司招股说明书引用数据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发表明确意见。

  32、招股说明书披露,国内可以自主研发IGBT芯片的公司较少,目前国内尚未存在替代性技术的潜在对手。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同行业主要企业(包括境内企业)的名称、资产规模、销售规模、经营状况及研发水平等方面的情况。证监会要求按照公司市场类别补充披露公司现有的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包括但不限于市场供求情况、目前从事与公司竞争企业的数量、目前目标市场的容量及未来增长趋势,各主要竞争对手情况,说明公司竞争的优劣势及其在行业中的地位;(2)结合公司的业务模式说明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及未来发展趋势,公司在市场上是否有竞争力;(3)公司是否拥有关键的核心技术、突出的研发优势、创新的业务模式以及较强的市场开拓能力;(4)“目前国内尚未存在替代性技术的潜在对手”的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3、公司部分董事在高校任职,报告期内财务总监离职。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管人员是否符合《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任职资格规定,独立董事是否符合中组部以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相关规定;(2)副董事长陈幼兴担任浙江艾美泰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是否存在利益冲突;(3)2016年6月,原财务总监童方斌因离职,说明离职原因,报告期内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发生重大变化。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4、报告期,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j2。公司产能利用率79%、80%、95%、96%。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及新增产能的市场消化途径,本次募投项目与主营业务的关系,是否有相关技术储备和协同效应;(2)募投项目是否取得投资备案、环保批文等文件,是否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35、公司产品专业性较强,证监会要求公司在招股说明书第六节“业务与技术”部分,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说明公司的核心技术、行业竞争优劣势及行业地位,尽量避免使用行业术语;如果行业术语难以避免,证监会要求使用简单生动的日常语言加以解释,解释时要避免使用其他行业术语。

  36、申报材料显示,公司曾于2012年申报创业板,后撤回申证监会要求。证监会要求公司、保荐机构、公司律师补充说明:前次申报审核情况(包括反馈意见主要问题及落实情况)、撤回申证监会要求原因、是否存在实质性发行障碍及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37、证监会要求公司结合生产模式、销售模式、收款进度分别补充说明各类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分类)的销售流程,补充披露各类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分类)确认的具体时点,补充说明相应产品成本核算及结转方法;补充说明采用不同收入确认时点确认收入的金额及比例。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公司报告期内收入确认、成本核算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38、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各主要产品的成本类型构成情况;补充披露成本核算方法,成本核算流程,共同费用的分摊方法;结合报告期内主要原材料的采购情况(从数量或重量而非金额角度)、生产各主要产品的领用情况、相应能源的耗用情况、各主要产品的销售和库存情况补充说明产品产量的合理性、相应成本核算的完整性,是否存在少计成本、费用的情形。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39、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将净利润调节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具体情况,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变化的合理性。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说明公司现金流量信息是否公允地反映了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

  40、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分析产品是否存在价格下降的风险。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意见。

  41、证监会要求公司:(1)补充披露各主体、各业务、各报告期适用的增值税、所得税等税种、税率、优惠依据及有效期,应交税费的百分比构成,补充提供相关税收优惠的备案或认定文件。(2)补充说明各报告期主要税种的计算依据,纳税申报与会计核算是否勾稽。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律师核查公司报告期内税收优惠是否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成果对税收优惠是否存在依赖(测算假设公司不享受税收优惠是否仍符合发行条件)。

  42、关于利润分配:(1)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申报后股利分配情况。证监会要求公司、保荐机构对照关于分红的相关要求出具专项说明。(2)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利润分配事项是否实施完毕。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律师核查相关的自然人股东个人所得税是否足额缴纳。

  43、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的内容,发生原因,入账价值的确定依据,前五名账户情况,是否发生减值。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核算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44、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投资性房地产的具体情况,发生原因,划分为投资性房地产的依据,核算方法,入账价值的确定依据,租金的会计处理,是否发生减值。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相关会计核算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45、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其他综合收益的内容、为负的原因;少数股东权益为负的原因。

  46、证监会要求公司按照合同签订使用的产品名称定义主要产品名称。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意见。

  47、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对原始财务报表的调整情况。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调整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48、证监会要求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对照《关于进一步提高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公司财务信息披露质量有关问题的意见》(证监会公告[2012]14号)的要求,逐项说明有关财务问题及信息披露事项的解决过程和落实情况。

  49、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申报以来相关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签字人员是否发生变化。

  50、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公司股东中是否存在私募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及其管理人是否按《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及《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等相关法律法规履行登记备案程序,并发表专项核查意见。

  风险提示 :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